欧联杯瓦伦西亚赛程
新聞動態/Dynamic new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 中國工具行業新世紀的機遇、挑戰

中國工具行業新世紀的機遇、挑戰

瀏覽次數: 日期:2010年2月4日 12:50

  世紀之交的喜和憂
  --淺論中國工具行業新世紀面臨的機遇、挑戰和發展對策
  一、新世紀的機遇--中國制造業的現代化,將會促成一個國際工具大市場的誕生
  進入新世紀,業內人士普遍關心的一個話題,是如何對工具市場的發展前景作出恰當的估計。因為市場是企業發展的基礎。回答這個問題,要從國際工具市場的共性和中國工具市場的特點兩方面看。從全球范圍看,國際工具市場已進入到一相對平衡的發展時期。每年平均維持3~4%的低速增長,已是比較樂觀的估計,總的趨勢是供大于求,所以,競爭會日趨劇烈。因此,任何一個工具企業,要想以較快的速度發展,必然要設法擠占競爭對手的市場份額。目前,國際工具市場總銷售額約100~105億美元,而歐洲、北美、日本澳大利亞三大制造業發達地區,已占據了市場容量的75~80%,顯然很難有更多的擴展空間。還有一些有潛在發展余地的國家和地區,包括:南美、中國和印度。而其中只有中國的制造業,其規模可與歐、美、日澳相比,而且正在以迅猛的勢頭發展。制造業的發展,必然帶來一個新的國際工具大市場,這是無疑的。但是,市場的發展前景和現實之間,畢竟還有相當距離。就目前的狀況而言,國內工具市場的年銷售額約為50億人民幣(其中,國有工具企業包括硬質合金企業的工具部分約占市場份額的60%,他們承擔了國內制造業的基本需求。民營、鄉鎮企業約占30%,主要滿足國內民用和低檔工具的出口需求,少數科技型民營企業不在此列。進口工具約占10%,主要滿足新興制造業的高水平需求。)這個市場規模,僅相當于國際三大工具市場(歐洲、北美、日本澳大利亞)規模的1/4。顯然,這和中國擁有的龐大加工業相比,很不相稱。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主要是和我國制造業長期處于一個較低的發展水平有關。相比之下,在發達國家,劇烈的市場競爭促進了制造業在發展中不斷追求高質量、高效率,從而帶動了現代工具業的發展。這種帶動的標志是:工具費用在制造業成本構成中,比重不斷增加,目前普遍達到2~4%的水平。因為人們認識到,對工具的投入會帶來更大回報。有人計算,占生產成本3%的刀具投入將會導致生產效率15~20%的提高。所以這種投入事半功倍,效果明顯,在發達國家已形成共識。然而,我國的制造業盡管具有巨大的規模,但長期在計劃經濟體制下運作,不講競爭,不講效率。所以也沒有一種通過采用先進刀具來提高勞動生產率的內在需求。長期以來,工具只被看作是生產過程中的一種必不可少的消耗品,而不是作為一種提高勞動生產率和企業競爭力的有效手段加以應用。因而,片面控制工具消耗,長期成為我國制造業的一種普遍做法。在我國制造業中,工具消耗在成本中的比重只占0.5~1%。遠遠低于國際公認的水平。這種計劃經濟體制下的觀念和做法,極大地扼制了制造業和工具業發展。
  但目前情況已經有了可喜的變化。進入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后,隨著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目標的確立,企業競爭意識的加強,大大加快了我國制造業現代化的步伐。例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轎車工業,終于結束了長期低水平徘徊的局面,大規模引進國外先進制造技術,使轎車及其零部件制造業開始走上"高起點、大投入、規模化、國際化"的道路,打響了我國制造業現代化的第一炮。在這場產業升級和結構的重大調整中,切削工具再次作為提高質量和效率的重要手段而受到高度重視。工具行業被告知:傳統的標準化通用化刀具已經不能適應新的需要,而"高精度、高效率、高可靠性和專用?quot;的新型刀具,已成為現代制造業的緊迫需求。對于這種有點突如其來的重大變化,工具行業顯然在各個方面都準備不足,應對乏術。到目前為止,對于現代制造業需要的上述"三高一專"的新型刀具,仍然有80%依靠進口,形勢十分嚴峻。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在這種嚴峻形勢的背后,卻蘊藏著重大的市場機遇。到目前為止,我國制造業現代化的步伐只在起步階段,例如:2000年,我國汽車總量為208萬輛,其中轎車僅60萬輛,遠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但是,隨著我國加速溶入經濟全球化的進程,制造業現代化的步伐也將加快。到2010年,我國汽車總量將達到600萬輛,其中轎車400萬輛,僅此一項就將為我國工具市場帶來幾十億人民幣的增量需求。顯而易見,我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制造業的現代化對工具行業帶來的市場機遇是世界上其他國家和地區無法比擬的。因此,在國際工具市場相對平衡的背景下,中國工具市場有較快的發展是完全可能的。我們估計市場容量十年翻一番,二十年翻二番的目標可以達到甚至超過。中國工具企業要認清這個發展趨勢,抓住機遇,努力提高競爭力,爭取在搶占新市場的攻堅戰中,再現昔日輝煌。
  二、世紀之交的困惑--面對新的市場環境,陷入低迷狀態的中國工具行業,何時再現昔日輝煌?
  九十年代初,國家實施的宏觀調控政策,使不斷膨脹的中國賣方市場迅速降溫,這對引導我國經濟發展走向健康的軌道,是十分必要的。但是,我國工具工業的廣大企業,作為計劃經濟年代賣方市場中的長期寵兒,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改變顯得很不適應。盡管從市場總體形勢來看,機遇還是多于挑戰。例如:在傳統標準工具方面,我們在國內外市場上一直保持著性能價格比的巨大優勢。從市場的發展看,我國制造業九十年代加快現代化步伐,為工具行業帶來了一個非常巨大的高檔工具新市場前景。但是,這些有利條件,似乎并沒有為工具企業緩解困難帶來明顯的幫助。到1995年,昔日的利稅大戶出現了全行業虧損,一直到1998年,連續四年虧損面不斷擴大,虧損額不斷上升。1999~2000年,在國家擴大投資的拉動下,雖然出現了10%~20%的恢復性回升,虧損面和虧損額有明顯下降,但至2000年末,全行業僅勉強實現零虧損,還有33%的企業未能扭虧。這種嚴峻的狀況表明,在新的市場環境下,工具行業廣大企業的適應能力不強是一個普遍的、全局性的問題。原因究競在那里,值得業內人士深思。回顧剛剛這去的半個世紀,中國工具行業從建立、發展到走向成熟,經歷了長時期興旺和發達。不僅全面承擔起我國制造業對刀具、量具、量儀的配套供應需要,還長期作為支持國家發展的利稅大戶,作出了很大貢獻。早在七十年代末,我國還處于改革開放初期,工具行業就在機械行業中率先全面采用國際標準,達到和國際接軌的水平,產品成批進入國際市場,創造了驕人的業績,這些發展和進步至今歷歷在目。
  然而,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這種良好的發展勢頭產生了很大的逆轉。正是在這個時期,國際工具業界巨頭,紛紛看好中國工具市場發展潛力,相繼進入,銷售業績逐年上升。而我國多數工具企業卻遇到了市場疲軟、銷售不振、生產下降、經營虧損的嚴重局面。即使在最近二年國家對經濟采取強有力的拉動措施后,很多困難行業紛紛扭虧為盈,而工具行業卻只有部份企業出現重大轉機,相當數量的企業困難依舊,導致全行業回升緩慢。由此可見,工具行業的問題,并不是個別企業經營不善的局部問題,而是在發展全局上出現了重大的戰略性失誤,才導致今天的嚴峻局面。在新世紀到來之際,工具行業廣大企業必須面對現實,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找出問題所在,認真加以解決,爭取在新世紀有一個良好的開局,重振工具行業的往日雄風。
  三、二十世紀的最后十年,中國工具行業由興旺走向衰落,經驗教訓是什么?
  在過去的半個世紀里,中國工具工業曾經經歷了長時間輝煌:發展迅速、產品暢銷、效益良好,成為機械行業中的佼佼者。當然,這些成績的取得不是偶然的,而是我們工具行業的兩代創業者,在建國以后的三十年時間里,在相對困難的環境下,通過艱苦卓絕的奮斗,逐步建立和完善起來的。前人的奮斗使中國工具工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迅速成長。至改革開放初期,我國已經建立了一個比較健全的工具工業體系,不僅全面滿足了國內制造業的需求,而且在標準工具領域內,已經積聚了較強的競爭優勢,開始大批量進入國際市場。整個行業發展趨勢良好,有目共睹。
  但是,在這種良好的態勢下,步入改革開放年代的工具行業,一種觀念上的危機悄悄地產生了。那就是:只看到行業良好的狀態,沒有看到我們的前人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下創造的業績,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更沒有看到,當代席卷全球的科技革命,正在對傳統制造業包括工具行業帶來巨大的沖擊和變革的壓力。總而言之,盡管打開了國門,增加了國際交往,但我們的觀念還停留在計劃經濟的年代,還是以生產者為中心,賣方市場的觀念。很多企業領導人對自己的產品質優價廉,充滿信心。認為在國內、國際市場上肯定會長盛不衰,沒有人擔心產品有朝一日會賣不出去。這些想法,今天看來很不合時宜,但當年卻是全行業上下的普遍"共識"。很顯然,隨著市場經濟建設的深入發展,工具行業普遍存在的思想上盲目自滿,行動上固步自封的缺點就暴露無遺。全行業結構調整緩慢,整體服務水平停滯不前,和現代制造業對工具行業的需求之間脫節日益嚴重。這個矛盾,逐漸積累,終于在九十年代中期國家實施宏觀調控政策,工具轉向買方市場的條件下被觸發了。其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工具行業陷入今天的困境是在發展戰略上的一系列重大失誤造成的。
  1 計劃經濟時代形成的數量擴張型發展模式在工具行業表現得十分嚴重、突出和持久,即使進入改革開放的年代,也照行不誤,對行業發展造成了極大的損害
  計劃經濟時代,各行各業都有一點數量擴張的發展傾向,但工具行業表現得更為突出。這是因為:第一,中國工具行業建立之初,就被主管部門確定按前蘇聯的模式運作:只生產標準化通用化工具,各行各業所需的專用工具,一概自行解決。這種計劃經濟時代確定的不合理的社會分工,人為地把中國工具行業限制在"標準化、大批量"的狹窄道路上發展。久而久之,在一定程度上使工具行業的從業人員形成了一種"思維慣性"。進入市場經濟以后,沒有能夠迅速轉變觀念,在擴大服務領域和提高服務水平上跨出積極的步伐;第二,工具行業在發展過程中,由于我國在工具材料上的資源優勢和傳統產業的人才優勢實現了較好的結合,因此,先后在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上形成了較強的競爭實力。這種相對良好的市場環境,使工具企業的決策層變得過分樂觀。很多企業領導人認為,他們的產品在市場會永遠暢銷。在供不應求的良好感覺下,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市場會對生產起制約作用。更沒有覺察到,世界的科技進步已經對工具行業這樣的傳統產業,提出了嚴重挑戰,一種現代經濟發展中的深層次危機正在悄悄逼近。在這種信息相對閉塞而又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下,工具行業在改革開放的前十年,在企業運行機制的改革方面,實際上無所作為。繼續沿著計劃經濟年代的發展模式,毫無顧忌的高速前進,種下了深深的隱患。至八十年代末,工具行業一百多家重點骨干企業和定點企業組成的基本隊伍,已經形成了年產高速鋼刀具3億件,量具1千多萬件的能力,數量躍居世界首位。而與此同時,我們的近鄰,制造業大國日本,高速鋼刀具的年產量只達到1.2億件的歷史最高紀錄,此后由于制造業升級,標準刀具需求減少,產量逐漸降到9千萬件的水平。我國制造業規模不及日本,但工具產量卻3倍于日本,顯然已經達到過份膨脹的危險區域。但在當時經濟過熱的社會背景下,工具作為制造業的一種必需消耗品,搶購囤積成風,暫時掩蓋了工具生產過量的矛盾。后來國家實施宏觀調控,供大于求的矛盾,立即原形畢露,出現了全國性的工具滯銷。最近五年間,工具價格一再下調,有的企業甚至下調40~50%,全國銷量也只達到2億件左右的水平,可見生產過量是罪魁禍首。更為嚴重的是,在八十年代中后期,由于對市場前景的樂觀估計,我國的工具骨干重點企業不僅自身不斷擴展,而且還培育了一大批聯營廠,以增加生產能力。后來這些聯營企業多數脫離母廠獨立發展,加上一些國企職工自行"下海"辦廠,構成了我國第一批工具民營、鄉鎮企業。這些企業在機制上比較靈活,也不存在國有企業的種種歷史包袱,本來有可能成為工具行業改革發展的一支生力軍。但遺憾的是,由于受到人才、技術、裝備、管理水平以致觀念上的種種限制,這些企業多數走的仍然是一條數量擴張型的老路,而且愈演愈烈,短短十年,總量猛增到十億件,品種集中在麻花鉆,建工鉆,木工成套工具,卡尺等低檔產品方面。雖然數量很大,但銷售額僅占國內總值的30%左右。而且,由于品牌、質量方面的原因,這些產品在國內外都沒有進入正規制造業的工具銷售系統,而是通過工具零售網,進入家用和修配銷售渠道。所以對工具主流市場的影響不大。但在我國工具出口市場上已經造成了極大的沖擊。
通過上面的敘述和分析可以看出,我國工具工業長期沉浸在早期的成就感中,不能自拔。面對日益嚴重的市場挑戰,在調整產品結構和提高服務水平方面,無所作為,在數量惡性膨脹方面,卻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自己搞亂了陣腳,陷入惡性競爭的怪圈之中,破壞了全行業的大好發展形勢,最終陷入困境,就不足為怪了。顯然,這樣大規模全局性的問題,不是某個企業的個別失誤,而是整個行業的管理者和企業決策者共同的戰略失誤。在進入21世紀的今天,全世界都在研究可持續發展,研究節約資源,節省能源,控制環境污染。相信中國工具工業各級決策人士,不會繼續在這種數量惡性膨脹、價格惡性競爭、浪費資源、能源、損害環境的道路上走下去。我們相信,這些年來行業興衰的經驗教訓,已經足以讓工具行業各級決策人士,得出正確的結論。
  2 改革開放以來,工具行業在發展戰略上的第二項重大失誤,是對科技革命和國際制造業大改造、大提高的浪潮反應遲鈍。沒有抓住契機,及時相應提升我國工具產品和服務的結構檔次。進一步拉大了和國外同行的差距,在新一輪的市場競爭中,陷入了十分不利的處境
我國工具工業的整體水平和國外的差距,在改革開放二十年后的今天,不是縮小而是加大了。這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嚴峻事實。這里要說明一下差距拉大的涵義:過去,我國工具產品技術水平同國際上的差距是在同一個發展層次上和同一類產品的優劣之分(精度、性能、壽命上稍遜于國外同類產品。)事實證明,這樣的差距是比較容易趕上的。幾十年來,我國制造業從國外引進大量生產線,所使用的進口刀具,基本上都很快實現了國產化替代就是有力的證明。但是,現在情況發生了重大變化(以下將說明原因),國內外工具產品和技術的差距,已經從量變發展到了質變,即從過去同類技術的優劣之差變成今天不同技術的檔次之差。這種差距,若沒有經過技術上的全面提升是難于趕上的。這就說明了過去比較容易實現的進口刀具國產化替代,為什么到九十年代反而做不到了。迄今為止,我國九十年代以來引進的代表現代制造業水平的生產線,雖經多方努力,但刀具國產化替代水平仍停留在20%左右,難于有更多進展。由此可見,工具行業面臨著十分嚴峻的挑戰。當然,行業的發展落后,除了上述內在原因以外,全球科技進步強力推動了國外制造業水平的飛速提升,則是一個重要的外部原因。我們知道:西方發達國家,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先后完成?quot;后工業化發展階段",八十年代開始,逐漸步入了以開發信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和軟技術等高科技產業為代表的所謂知識經濟或新經濟時代。在這種情況下,以機械工業為代表的傳統產業,為了在新的競爭格局中生存和發展,不得不急起直追,出現了一個高新技術改造傳統產業的浪潮。信息技術、自動化技術、現代控制和管理技術,被迅速而廣泛地采用,從而使機械產品水平和服務水平提高到一個全新的檔次,趕上了現代經濟發展的步伐。在這次重大變革中,機械工業對它的主要加工手段之一的工具產品,提出了前所未有的高標準要求。歸納起來,就是高精度、高效率、高可靠性和專用化,即所?quot;三高一專"。這種要求,和工具行業傳統的標準化、通用化、系列化生產千篇一律的產品的發展模式產生了極大的矛盾和沖突。代表這場沖突的一個重要信號是:60年代初才開發推廣的麻花鉆四輥軋制新工藝,到80年代初,在發達國家全部被淘汰出局。一項新工藝,生命周期只有20年,在工具行業發展歷史上是少有的。這表明:國外工具行業,為了趕上當代機械加工的發展要求,已下定決心,不惜犧牲,瞄準"三高一專"的新目標,徹底改變舊的發展模式,走向一個新的高度。從此,國際工具行業經歷了一個全方位的發展提高階段,大大加速了新材料、新產品、新工藝、新技術、新裝備以及新應用技術的開發。這種全方位的發展和提高,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和智力投入。一些實力不強的企業逐漸力不從心,退出舞臺,一些強大的企業上去了,于是出現了國際工具產業的戰略重組。進入90年代,一批跨國工具集團在"高起點、大投入、規模化、國際化"的發展方針下,迅速發展壯大,在國際工具市場上占據了強大的主導地位。這些工具跨國集團的內部組織結構同機床行業和其他主機行業普遍采用的兩頭大,中間小的啞鈴形結構不同,是一種全方位發展的大而強結構。在集團內部則搞專業化分工,這樣使得其綜合開發、服務實力大大提高。
  從上面的簡單描述可以看出,近20年來發展起來的現代工具工業和傳統工具 工業相比,已經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這些發展和變化中,我們不難理解:停步不前的中國工具工業,和飛速發展的國外工具工業差距拉大,是必然的后果。
  綜上所述,中國工具行業最近十年盛極而衰走下坡路,歸結起來,是由兩大失誤造成的,一是低檔產品盲目擴張,造成供大于求,然后又削價競銷自亂陣腳,陷入惡性循環無法自拔;二是沒有及時依靠科技進步,提升產品和服務的檔次。在我國制造業現代化改造對工具產品技術提出新要求時,束手無策,只能把市場拱手讓人。
  最近幾年,業內人士經常抱怨市場疲軟,銷售不暢。事實上是市場需求結構在調整,生產結構沒有跟著調整,出現了結構性疲軟。這方面有數字為證:僅從1998~2000年的統計,進口刀具從每年4000多萬美元增加到8000多萬美元,可見在高科技產品領域,市場需求還十分旺盛。
  最后,歸結到我們討論的主題:工具行業十年來盛極而衰,走下坡路的根源在那里,我們應該從中吸取什么經驗教訓。前面提到的工具行業兩大戰略性失誤,產生的原因是什么?我認為,原因在于我們進入市場經濟后,考慮問題和決定政策仍然是計劃經濟時代的思維方式:以生產企業為中心,我行我素,沒有真正把市場放到中心位置,一切工作圍著市場轉。所以,結論很簡單,工具行業要走出困境,關鍵是要轉變觀念。真正把市場的需求當作企業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歸宿,一切按市場規律辦事,工具行業廣大企業的面貌,就會有根本的改變。
  四、走科技創新、體制創新之路--工具企業要在加速市場化改革中再創輝煌
  1 困境中的反思:倒退沒有出路,必須在市場競爭中學會新的生存發展之道
  這幾年,工具工業遇到的困難是前所未有的。上上下下想了不少辦法,希望能幫助廣大企業盡快脫困。現在看來,這些辦法基本上可分為兩大類:一是計劃經濟時代的傳統思維:由政府出來幫助企業渡過難關。二是市場經濟的新辦法:激發企業自身活力,在市場中爭取新的機遇。 1993年下半年開始,我國政府在經濟政策上的重大變化:不再干預企業的具體事務,主要致力于創造一個良好的市場環境。政府職能的轉變,雖然到目前為止并沒有全部到位,但對企業(主要是國有企業)的震動十分強烈。要求企業完全靠自身的力量來求生存、求發展,畢竟是建國以來第一次。曾經有人希望:政府會軟下心來,改變初衷,再救企業一把。但是六、七年過去了,這種情況并沒有出現。看來,政府已下定決心把企業推向市場。我們看到,這幾年來,政府直接干預企業的事愈來愈少了,但在創造一個良好的外部環境方面,卻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如:通過財政和貨幣政策,調控經濟發展速度,已經有四年軟著陸和三年拉動需求的雙向調控的成功經驗;建立健全法律體系,規范市場運作;改革完善金融體系等等。而其中力度最大的要算在促進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方面出臺的政策和措施。近幾年諸多難題都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如社會保障體系的建立和完善,緩解國企歷史包袱的一系列配套政策,以致最敏感的國企所有制問題,也終于明確提出了國有資本有進有退,單一國有制的資本多元化重組等重蠓秸搿?梢運擔ü餳改甑吶Γ笠底呦蚴諧〉耐獠炕肪騁丫筇寰弒浮?nbsp;
這幾年,廣大工具企業在克服困難的拼搏中,通過不斷反思和對比,也愈來愈深刻地認識到,在經濟日趨全球化的今天,企業要振興,國家要強盛,必須堅定不移地走改革開放之路,倒退是沒有出路的,國有企業必須義無反顧地走向市場,在競爭中求生存、求發展。廣大企業這種觀念上的重大轉變,也許是工具行業在困境中拼搏的最大收獲。
  2 如何用好科技創新和體制創新的手段,有效的提高企業的競爭力
  進入市場經濟以后,企業的最大課題是提高競爭力。這在市場經濟成熟的國家是不成問題的。但是在我國正處于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的轉軌時期,還有許多因素制約著企業競爭力的提高(包括頭腦中的觀念)需要加以研究和解決。例如:近年來政府和專業人士提出的"科技創新和體制創新"的指導方針,既反映了當代科技高速發展的特點,又把發展生產力和調整生產關系有機地結合起來,對企業競爭力的提高有很大的指導作用。但在具體貫徹中卻遇到了諸多問題。企業競爭力提高不快,成為從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轉化的一個難題。作者并無解決這項難題的現成處方。但就工具行業有關企業近年來在提高競爭力的奮斗中,遇到的一些問題和若干思考,提出來加以交流和探討。
  第一,科技創新,必須緊緊結合市場需要
  現以工具行業從"七·五"到"九·五"十五年內實施的幾十項技改項目(技改是科技創新的重要內容)為例來加以探討。企業的本意,顯然是想通過技改岣嘸際跛劍髡方峁梗傭鑾科笠稻赫芰Α5凳┙峁春馱吹鈉諭瀉艽蟛罹啵際跛教岣吆筒方峁溝髡⒚揮懈 笠蕩淳瞇б媯廡┫钅烤谷皇恕⒕糯τ誑魎鹱刺?/p>
  這種情況看來帶有一定的普遍性。多年前,一位部領導說出了廣大企業在這個問題上的一片無奈:"不搞技改等死,搞了技改找死",一時間,企業視技術改造為畏途。要不要通過科技進步來提高競爭力也被打下了一個大問號。究竟怎么來看待這些現象?在當前仍然有很大的現實意義。工具行業很多企業經過這幾年在市場中磨煉在不斷的總結和反思中,終于悟出了一些道理:原來過去的技改項目普遍效益不好(不是個別現象)問題還是出在我們自己身上。技改本身沒有錯,問題出在多數項目沒有明確的市場目標,粗粗調研一下,大篇可行性分析就出來了。而且,全行業一股風,一哄而上的現象特別嚴重。從磨槽鉆頭、磨槽絲錐、鍍層設備、數控刀具等等無不是一家動作,全行業跟進,盲目性顯而易見。表面上看,提高技術水平,調整產品結構是為了適應市場新需求。但需求在那里?項目投產就顯出原形--用戶廖廖無幾。實際上,還是老觀念在作怪,是攀比心理驅使下的盲目投資。所以科技創新必須和市場目標緊密結合(不是泛泛的想當然的結合),這是一條十分重要的經驗教訓。
  第二,科技創新的重點,要從單純提高制造技術向提高服務水平轉化
  工具生產技術和服務水平的發展,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以提供標準化產品為主,用戶沒有多大選擇余地:第二階段,在發展柔性制造技術的基礎上,按用戶需求,多品種、小批量地提供高水平的產品和服務,用戶在產品選擇上處于主導地位;第三階段,用戶不再進行具體品種工具的采購,要求工具廠在滿足其總體生產水平的前提下,提供工具技術的成套服務。
  目前我國工具工業,基本上以提供第一種服務為主。這種服務方式,在國內的傳統制造業,由于生產效率的要求不高,還能被接受。而在國外的制造業,標準工具使用比重已日益降低,該類工具逐步轉入修配和民用領域。從發展趨勢看,我國制造業現代化的步伐必定會加快,標準化工具逐步退出制造業使用,而由高水平的工具和服務取而代之是必定無疑的。目前,我國制造業引進的現代生產線中,上海大眾和一汽大眾基本屬于同一類型,要求工具行業按第二種方式服務,即按用戶要求,提供"高精度、高效率、高可靠性和專用化"的刀具。對于這種要求,目前國內工具企業由于制造技術的限制,只能滿足20%左右,差距很大。而新建的上海通用汽車公司,則進一步要求工具企業為其提供第三種方式服務,要求在保證生產正常運轉的前提下,從工具選購、安裝調試、修磨服務、以至改進提高全權負責。要求工具制造商承擔起總工藝師的職責。對此,國內沒有一家工具企業敢于承擔,就是說:在這個服務領域,國內工具企業的得分為零。然而,這種服務方式將會變成現代制造業對工具服務的主流要求。在這方面,我們的水平甚至比港、臺的工具銷售代理還相差一大截,所以,要引起國內企業注意。不僅要注意制造技術的差距,更要注意綜合服務水平的差距,這種水平往往有錢也買不來,它是現代工具企業提高競爭力的主要法寶。
  第三,科技創新的目標要同企業的正確定位相結合
  進入市場經濟,企業首先要給自己一個正確定位:企業優勢在哪里,適于為哪些對象服務,怎么服務。正確定位是企業發展的前提,目的是為了揚長避短,在競爭中超過對手。在這方面一定要吸取計劃經濟時代的教訓,搞大而全、小而全,什么都干,什么都沒有優勢,這在市場競爭中注定要失敗。從我國工具行業的現狀出發,大體上可以說:在傳統標準化工具方面,我國產品的性能價格比在國內、國際市場仍有相當競爭力,這個優勢要保持和發揚,也是我們發展的資本,但不要再犯盲目上數量,自亂陣腳的錯誤。在"三高一專"的現代工具和技術服務方面,我們同國際強手的差距很大,不要指望在十年內國內有任何一家工具企業能與跨國集團全面抗衡。但是,在國際工具業界,大而強的跨國企業是少數,成千上萬的中、小企業照樣生存和發展。靠的是發揮專長,走小而專、小而強的路。我國工具企業向現代化過渡,也要發揮特色,從小而專的臺階做起。特別是目前的大中型工具企業,不要高估自己的實力,在科技創新、提高企業競爭力的過程中,同樣要注意突出重點,集中力量打殲滅戰,切忌再犯鋪大攤子、盲目發展的錯誤。這種對企業實事求是的定位,反而會發揮全行業的整體優勢,加速現代化的步伐。
  第四,科技創新要和體制創新相結合
  這個問題不僅對工具企業的改革和發展至關重要,也應該是各行各業改革中的一個共性問題,特別對國有企業影響更大。科技創新是解決生產力的問題,體制創新則是解決生產關系的問題。進入九十年代,我國工業企業改革進展緩慢,很大程度上受體制改革停滯不前的影響。主要有兩個因素:一是所有制問題比較敏感,又繞不過去,使得國有企業資產所有者缺位問題解決不了。因此,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勞動用工和分配制度的改革、經理班子的激勵機制和約束機制的建立等等重大問題的改革效果,都打了很大折扣。二是企業轉換機制的外部配套措施不到位,如:社會保障體系不完整、不健全,國企歷史包袱問題缺少妥善解決辦法等。
  顯然,中央十分清楚國企改革遇到的難題,所以在二十世紀的最后幾年,集中力量對這些棘手的問題一個個找出了解決辦法。但其中除了社會保障體系經過了立法程序以外,所有制改革和國企歷史包袱的緩解都是一些政策或方針性的規定,也就是沒有法律的嚴格性和強制性,改革的實施還要企業去主動爭取。所以希望廣大企業能抓住機遇力爭在國企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的改革方面有較快的突破。不要讓生產關系的滯后,阻礙生產力的發展,以保障企業市場化改革的順利進行。
  五、一代企業家的歷史重任
  當前,我國工具行業的骨干隊伍--國有大中型企業,正處于由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的轉軌過程之中。因此,比起市場經濟成熟的國家的企業家來說,中國這一代企業家,要額外地面對一大堆轉軌難題,例如:
  1)國有企業的歷史包袱:冗員多、債務重、社會負擔大,社會保障體系有待進一步健全和完善;
  2)歷史造成的全行業產品總量失控、結構失調、發展水平低的問題急待解決;
  3)國企單一所有制造成的"所有者缺位",導致企業的一系列市場化改革收效甚微,因此,國企所有制改造勢在必行。但這項改革直接影響企業主管部門的既得利益,企業領導人要冒很大風險;
  4)發展資金不足,將會長期困擾企業。由于我國資本市場發育不健全,政府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仍握有社會資源的最大分配權。而歷史造成的重主機輕配套思想根深蒂固,因此,不斷溝通政府部門,取得理解和支持,將是工具行業一代企業家的特殊任務。
  對于民營工具企業來講,雖然不存在國企的歷史包袱和體制困難,但同樣面對轉軌時期的一系列政策不配套甚至國民待遇不落實等困擾,要想解決,同樣有一個艱難的創業歷程。
  我們常把市場經濟條件下的企業家,比作駕馭航船的舵手,要在和大風大浪的拼搏中,把企業這艘航船駛向成功的彼岸,責任重大。但是我國這一代企業家,要額外承擔企業向市場轉軌的特殊使命,在到達市場經濟的汪洋大海之前,要面對的種種轉軌難題,好比是經過一處處淺灘和暗礁,弄得不好,觸礁翻船的風險很大,可以說,牽涉到企業的生死存亡。所以,當今一代企業家工作的成敗,直接關系到國家改革開放的前途,行業發展的前途,更是完全和企業、職工的命運緊緊相關。這是時代賦予這一代企業家的歷史重任。
  當前,我國工具行業的多數企業仍處于困難之中。振興行業還任重而道遠。但是,我們已經在困難中看到曙光,看到了希望,那就是:在上個世紀的最后幾年,在市場經濟真槍實戰的考驗中,工具行業涌現了一批優秀的企業家群體,他們分布在大、中、小型企業。盡管和許多兄弟企業一樣,在轉軌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難,但能創造性地根據企業的自身條件,充分利用國家的一系列方針政策,使企業在科技創新和體制創新中邁出了堅定的步伐。在國家拉動需求的外部環境配合下,這些企業在工具行業首先回升,有的扭虧為盈,有的提高了效益。我們相信,在市場經濟的風浪中,必將有更多的優秀企業家群體在工具行業出現。特別使人感到鼓舞的是,近年來工具行業還涌現了一批優秀的民營企業家,他們的出現,徹底改變了工具民營企業只生產低檔產品的面貌,在硬質合金整體刀具、可轉位刀具、陶瓷刀具及超硬刀具等高技術含量的領域嶄露頭角,取得了良好的業績。這批年青的投資者和企業家,了解當今全球經濟發展格局的變化和趨勢,也充分了解從事高技術含量工具的生產經營所面對的風險和機遇。相信這些優秀的年青企業家群體的出現,將是工具行業的興旺發達良好的前兆。
  作者深信:在外部發展條件基本具備的情況下,優秀的企業家群體將在企業和行業發展中起關鍵的作用。衷心希望在市場經濟的風浪中,迅速涌現出更多的優秀企業家群體,為我國工具企業再創輝煌,發揮愈來愈大的作用。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欧联杯瓦伦西亚赛程 14场胜负奖金怎么算 贵州11选五近100期开奖结果 现金棋牌评测网 北京PK10注册送38元 新疆时时结果时走势 360新时时彩技巧-轴承资讯 浙冮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pk10冠军固定公式 手机看开奖结果2018现场直播 新时时彩任选二 北京赛计划人工 快乐十分20选8走势图 jdb夺宝电子app补助器 欧洲彩票快乐赛车